安徽国祯书院八周年心得:初心,还在否?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张尧
       一回首,已是八年。
      八年了,世界早已不是当年模样。这八年,书院从无到有,从成立到发展,历经了雨雪风霜,在信任与质疑、支持和反对,甚至是光明与黑暗中摸索前行,茁壮成长。
      和书院一同成长的我们,也在一个个日出日落、一次次相识离别中历练、省思、上下求索。
 
      回首来时路,千万幅画面在脑海中快速闪现,当年那个青涩、稚嫩的身影恍然就在目前:第一次见到颜院长是在太湖路省直文化教育中心,第一次到国祯大厦是2009年11月,第一次见李主席时他和很多长辈一样充满顾虑:是不是一时热情才加入书院?放弃学习了四年的专业会不会太可惜?书院的前景充满着未知,能不能顶得住家庭和社会的压力……
      第一次拿起话筒时感觉自己承载着书院长辈们无限的信任与厚望,第一次统筹办班各项事务时手忙脚乱却抱定鞠躬尽瘁的决心,第一次面临去留抉择时内心充满着愧疚与不安……太多的第一次,早已将自己的命运和书院紧紧地连在了一起。
       依然记得,在书院筹建和成长过程中,曾经数夜不眠赶材料、做方案不疲不倦,曾经通宵达旦与领导、同仁们畅谈理想信念、志向情怀意气风发,很多次不知怎么地因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、一件事、一个场景笑的那么开怀,也哭的那么透彻。
       那个时候,简单、纯净,只觉得自己是个传统文化的受益者,有义务做点什么,让更多人从中受益。
       而今,八年已过,当初加入书院的初心、真诚,还在吗?
我期盼自己可以坦荡无愧地说,真诚依旧,初心未忘。可是,在岁月的流逝中进进退退,在事务的处理中心念起伏,在一次又一次的考验中看到了自己太多的不足,修行的路还很长远。
 
       办班的次数多了,战战兢兢、恭敬谨慎的心丢了;
       听课的次数多了,尊师重道、谦虚受教的心淡了;
       工作久了,对待事情敷衍了很多,很少再那样全力以赴认真对待了;
       职务升了,跟人相处傲气了不少,有时也喜欢直接做主发号施令了;
       我知道,在历练中成长本来就会让我们可以不用那么操心、不用那么谨慎就可以把事情做好, 可是,在增长能力的同时就一定要增长傲气和脾气吗?
       因为傲气和脾气,我似乎更容易看到别人的不足,也更容易心生烦恼了:看他人态度不好不高兴,听不进意见不高兴,不承认错误不高兴,任务完不成不高兴……好像所有人都得如我的意才行,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、“己所不欲、勿施于人”、“惟谦受福”的念头常常提不起来了,当初那份掏出心肝与人的质朴不知不觉就丢掉了。
 
       明明是要诚意正心、成圣成贤的,怎么会变成这样?
因为不够真诚,不但不能发自内心认识到自己满身缺点,而且有时明知道自己有问题还总给自己文过饰非,常常把圣贤教诲当做口上资粮,当做装饰门面的资本。自己不真,怎么真得受益呢?
       因为不够认真,没能够用心投入修学,严格要求自己,认真聆听、体悟圣贤教诲,常常得过且过,给自己放逸散漫寻找合理借口,并逐渐地习以为常。
  因为不够老实,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、生活,总是这山望着那山高,不能够老实安住,总想多接触点多些选择,对经典缺乏尊重,还喜欢评头论足,自作高明。
 
       一边是提升,一边是堕落,我该何去何从?
       唯有重拾初心,方能趋向光明。
       是该好好反思了。
       在书院的这几年,得到了太多太多的关爱,太多太多的信任,太多太多的夸赞,还有太多太多的回报,如果不专注修学、用心付出,对得起谁?
       往后的路途,必将会面临更为艰巨的任务,更为沉重的考验,更为复杂的境遇,也许还有更为珍贵的礼物,如果不能清扫内心、拓宽胸怀,我又要拿什么去承接这一切?
 
       我相信,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有使命的。
       有缘接触到传统文化,是福分,也让我明了真正的使命。它让我有机会点亮生命中不灭的明灯,看清脚下的路和前方的景。它也让我懂得,自己和他人,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体不可分割。开启内在的光明,并且尽心尽力去点亮更多的人,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而温暖,将是我往后唯一要做的事。

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